总归一句话,我不爱你了。

浏览量100 点赞184 2020-07-09

很多人听到我养了五只流浪猫都很惊讶,这时候我就会加码:「还有两只在我妈家。」。「七只?」「是啊,还好吧。」我说。

什幺叫做生命教育?从我有记忆开始,家里就来来去去好多动物,猫、狗、兔子、鸟…等等,都是曾经在家里面一起生活的伴侣,甚至还有小鸡。长大才知道原来这些叫做流浪动物,因为牠们都是我妈在各种机缘下收留的。国一那年的生日,我爸偷偷摸摸的把我带到学校边,叫我等着,不一会,他从远方提了个笼子来,喜孜孜说是我的生日礼物,打开一看,是只三花猫,我开心得要命,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我爸那时的行为,叫做领养流浪动物。

所以对我来说,所谓的「流浪动物」,是比那些被人工刻意繁殖来贩卖的美丽又尊贵的动物们,更亲切又熟悉的存在。每次看到那些名种猫狗们被主人甜腻宠爱的模样,我都会在回家后跟我家的「流浪动物」们说,你们才是最棒的!

这样的心态,直到有次主持节目,到流浪动物收容所出外景后,彻底的被翻转。

那是大约十年前,节目内容是介绍台湾各地默默在角落中奉献爱心的朋友们,某集我们访问了在流浪动物收容所当志工的大姊,她要带着我当一日志工,藉此告诉观众他们的工作内容到底是什幺。

当我跟着她进入关着流浪狗的园区内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那一只只大大的,有着无辜垂眼的狗,不就是拉不拉多吗?还有那原本应该拥有美丽长毛的,不就是黄金猎犬?然后她告诉我,其实哈士奇和马尔济斯也很多。

「来,你看。」她带着我翻阅狗狗们的资料,「饲主送交。」她指着几个不同的栏位,「这意思就是牠们是被主人弃养的。」她解释让我知道。「为什幺?」我不懂,宠物就是家人,怎幺有人做得出这种事?「一直都有啊,还不少。」她苦笑。然后告诉我各种弃养的理由,听了半天,最终总归一句话,那就是,「我不爱你了」。

讲述保护流浪动物的纪录片《第十三日 众生平等》的「众生平等」四个字,让我的思绪回到了那录外景的当下,在我看着那些曾经被主人甜腻疼爱的各式名种犬只恐惧哀伤的神情时,我想到的,就是这四个字。

原来众生,都是平等的,在爱里是,在不爱里也是。

当爱着的时候,不管牠们多调皮、多爱玩、多花钱,一律都是宝贝。可是当爱消失了,不爱了的时候,突然的你没时间了、孩子会过敏了、房东/爸妈/亲家也都会生气了,你突然为难了,不知道该怎幺办了…。

人,很怕不被爱了,所以发明了很多保护自己的机制,譬如婚姻。然而,当爱消失了之后,再多的机制都无法让你的心不痛,再多的保护都无法让你不伤心。

众生平等,你不想承受的,也不应该让别的生命承受。

但这个社会无奈的是,大部分的人只把人类当成有知有觉的生命,于是,十年过去了,流浪动物收容所内的动物们,不但没有因为十二夜期限一到,就得安乐死的规定数量变少,反而因为弃养和不精确的捕捉(一通报就捉,不管捉到哪只)结果反而数量愈来愈多。一边有人拼命地救,另一边有人拼命丢和捉,结果拼命救的这方终于让台湾政府不再毫无节制的施行十二夜之后的安乐死了,但弃养和不精确捕捉的部分还是没有办法控制。

接下来的两年很重要,因为两年后,台湾的流浪动物收容所将没有安乐死了,如果弃养和不精确捕捉的部分依然无法控制,那幺这些被捉进收容所里的流浪动物们,将会在拥挤不堪、抢不到食物、医疗资源不足、夏天闷热、冬天湿冷的环境里,以各种最没尊严的残酷方式活着,直到死去。

在这关键性的两年,我们还可以做什幺?纪录片《第十三日 众生平等》里,访问了这些年来在动物保护的部分努力着的英雄们,有民间的、商界的、政界的,他们谦虚的说自己也不是在做多伟大的事,只是单纯看不下去这些无辜的动物们,要因为人类的自私而受到如此巨大的苦难。

我看到的是爱。这已经不是狗不狗、猫不猫、流不流浪的问题了。回到生命教育,我从小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对我来说,爱就是一件如此平常的事,根本不需要多花费任何力气,所以我们家人的关係都很紧密,谁也不会跟谁计较,谁也不会担心老了会被家人丢弃不顾,或是还没死就被吵着要分家产,只要任何一方有需求,绝对会尽心尽力的帮忙。

动物们教会我们的,总是比我们想像的多更多,我们从动物身上得到的,也是。虽然我不吃肉,但我并非追求不杀生,因为植物当然也是生命,我只是单纯的不想吃牠们。物竞天择,各取所需,我尊重这个自然的循环,但这不代表任何生命可以被虐待、被无视。

这个世界很奇妙,你种下什幺,就得到什幺,每一个人的每个举动和决定,都与另外一个你根本不认识的人相关,你付出的,最后都会在这奇妙的定律中,回到自己的身上,不管付出的是爱,或是不爱。

 总归一句话,我不爱你了。

图:面恶心善的EMT,为了动物付出许多,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