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康者领同路人走出迷路

浏览量354 点赞628 2020-06-28
复康者领同路人走出迷路 分享经验——虽然朋辈支援者并非专业人士,但其独特的经验,本身已是一个「见证」,可为同路人带来希望。(Kenishirotie@iStockphoto)复康者领同路人走出迷路

香港的精神健康服务模式趋向复元为本,「复元」不再局限于「没有病徵」、「不用吃药」,而是重新认识自己、重新审视自己的优势和长处来重建有意义的生活。

复元人士在精神健康服务担当更重要的角色,其中朋辈支援服务让复元人士将自身经验转化成独特的服务资历,帮助「同路人」,这正正是实践复元为本的服务模式的重要元素。

■个案

从被安慰到施援手 更具同理心

「现在请大家分享一下今个星期发生了什幺事呢?」美芳向组员提问。她是一名躁郁症患者,病发前在一间跨国企业任职,在10多年复元旅程中接受过不同的服务。当她认识到外国的复元概念,便萌生当朋辈支援者的念头,并于5年前接受训练,成为机构裏第一个朋辈支援员。她其中一项日常工作就是带领复元小组。

「我参加了中心的旅行活动,同会员出去走走,几好呀。」

「这阵子我手的旧患严重了,有时拿不到重物。」

一名陪着廿多岁儿子参加的母亲加入讨论说:「他,要叫先肯『郁』呀,食完药好像『谢晒』,我也没办法。」

这时美芳的自身经验可谓大派用场:「我要食好多药,有次有个重要约会,但因为吃药后太睏而失约了。」除了讲述了服药后的副作用,她也分享一些方法如何克服,组员听得投入之余也互相给予意见和支持。

因应情况裁剪复元故事

美芳虽然已经带过不少小组,而且内容是自己参与编订,所以倒背如流,但她仍然会用心预备每一次的活动,当中最具挑战的莫过于回应参加者的问题,以及如何因应情况裁剪自己的复元故事。她坦言曾经无数次「撞板」,例如有会员听完分享后没有预期反应,甚至冷言相待,要拿揑得準确是靠经验累积而来。这只是朋辈支援者工作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就是关顾复元人士:「我们都是同路人,有些事情不用多说。我不会一开始就问太多私人问题,又或者只问『食了药未呀?』,这样反而做不到关心,我会觉得是一个压力。不过我们之间没有高低之分,只要建立到关係,他们都会愿意分享。」

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她曾经很介意被初相识的同路人问及自己的伤痛,人同此心所以会特别小心。

此外,她亦试过遇上复元人士、家人甚至同工质疑朋辈工作不够专业。「我会解释给他知道朋辈支援是什幺,再说说我们的工作,虽然我们不是专业辅导员或社工,但我希望其他人了解到我们的独特性。如果是同路人不理会我们就慢慢去尝试、慢慢去探索,先去尝试发掘不同的话题。」

美芳强调,有系统的培训、持续的进修和工作的前景也是朋辈圈子关心的问题。「开始时未掌握到自己的定位,确实需要时间和机会与其他专业沟通,但这工作我愈做愈开心,因为陪伴会员行复元的路,真的很有意义!希望其他朋辈都可以在工作单位发挥自己的优势。」

朋辈支援服务在香港的发展虽然不到10年的时间,正在发芽成长,但已受到服务单位以及政府的重视与支持。在2016年,政府推出「精神病康复者担任朋辈支援者的先导计划」,并于2017/18年度起把朋辈支援服务常规化。于2017年约有50名兼职或全职朋辈支援者在精神健康综合社区中心、中途宿舍或康复单位提供辅导和支援。目前更约有15名全职的朋辈支援者于医管局辖下的医院工作。

虽然服务愈见普及,但很多服务使用者和照顾者都不了解其工作内容,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存在。通常有兴趣投身朋辈支援服务的人会先接受训练,目前已有机构提供有系统的课程,内容涵盖精神健康知识、基本的辅导技巧、如何分享复元故事、实习等等。

一般来说,朋辈支援者的工作内容包括组织小组活动、透过面谈或电话倾谈了解服务使用者的近况,有时会出外探访,也会为服务使用者提供情绪支援。朋辈支援工作员亦会筹办精神健康教育活动,增加公众人士对精神病康复者的正面认识。

如同「见证」 更具说服力

你可能有疑问,这些工作不是已经有专业人士,例如社工、辅导员、个案经理负责吗?朋辈因着身分不同,其独特的经验可带来新刺激和景象。首先,朋辈支援者可以投入更多时间予个别服务使用者。同样的服务流程,由于复元人士是真正的同路人,执行起来或会比医护人员和社工更有同理心和耐性。再者,他们本身就是一个「见证」,行出来已有一定说服力,带给服务使用者希望,是其他专业人士难以取代。他们更可以成为不同持份者之间的沟通桥樑,笔者最近做了一项调查,访问发现朋辈的分享使家人照顾者理解到复元人士为重建生活而努力、慢慢懂得欣赏其优点,并改善了关係。可见朋辈有助家人及大众可以更宏观面对精神健康的课题。

另一个常见的疑问就是人生的经历各有不同,朋辈支援者的经验对其他人未必有效。无可否认,每一个病患经验是独特的,面对的生活挑战不尽相同,但有两点是毋庸置疑的——这些病患及复元的经验都是极其宝贵,而在病患中也有共通的部分,如心理社交特色、对药物的反应及挣扎、寻找工作的难处、污名化及歧视、自我价值重整等等,就着这些话题,同路人之间的分享会变得更有分量、更有意义。

朋辈支援服务在香港正在发芽成长,往后的发展除了增设更多常规职位外,还要创造更多有利的条件,持续地支持复元人士将个人经验转化成优势。

文:谢树基教授、袁颖忻(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

编辑:王翠丽

电邮:feature@mingpao.com